“反催收”成金融行业新风险点专家先规范催收行业

看南方调查:起底“反催收”

起底“反催收”新闻追踪

“反催收”成为行业新风险

不想三战全败耻辱性出局,国奥的防线必须做到两点:一,防守好定位球,这是伊朗队得分的最大利器;二,看好他们9号球员萨亚德马内什,他的冲击力比张玉宁还强。做到这两点,再利用好反击,获胜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我们的定位球,就不要再出现“角球直接越位”的奇葩战术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此,中国球迷的反应如何呢?有一个评论很有意思:自信点,把可能去掉。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这句话已经获得了227个“顶”,仅有5个“踩”。而在接下来的回复当中,球迷们更是再给伊朗“打气”。中国球迷,为何“反戈”了呢?说白了,还是那句话:哀莫大于心死!

多家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现场呼吁,应该针对线上小额信贷业务的催收业务给予更加完善的支持。盛银消费金融总经理王剑称,线上小额贷款用户遍布全国各地,现有法律体系难以支撑催收。“我们99.99%的业务单笔低于2万元。”章峰说,应该建立支持线上小额分散贷款催收的体系。

“监管部门面临大量的借款人投诉时,很难判断哪些是恶意投诉,因此有时会误判打压正常催收行为。”章峰说。

对此,机构深有感触。马上消费金融公司总经理助理胡伟说,消费金融公司深受“反催收”困扰,催收变得极具挑战性。信也科技联席CEO章峰也表示认同,“反催收”已经对公司业务造成影响,部分用户通过恶性投诉等方式意图减免利息乃至免除借款。

王刚指出,国内债务催收行业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但目前国内催收行业仍未有可供遵循的法律。因此,监管部门应规范债务催收行业,制定规章制度,具体规定催收人员的业务范围、从业资格、行为准则,为行业秩序奠定基础。在制定规则的过程中,还需平衡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

实习生 黄越越 发自北京

我们客观地分析这场比赛,国奥能不能被伊朗击溃?伊朗前两场比赛的结果是:1-1乌兹别克斯坦,1-2韩国;国奥前两场比赛是:0-1韩国,0-2乌兹别克斯坦。从这方面来看,伊朗赢国奥2-0,不成问题。但是,竞技体育,不是简单的类比!虽然国奥是三档球队,伊朗是四档,不过在本届U23亚洲杯中,伊朗人的表现,的确比国奥强。

奥地利累计确诊人数超过200人,增长速度呈加快趋势。奥地利政府出台了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主要目标一是延缓疫情发展,避免新冠肺炎疫情全面暴发与流感潮同时发生,对医疗体系带来超负荷压力;二是重点保护老人及有先期疾病人员等易感人群。

“‘反催收’不仅严重干扰社会稳定,还会将极大破坏社会信用。”近日,第五届中国消费金融高层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会上,由《南方日报》1月3日A11版刊登的《起底“反催收”》所关注的“反催收”灰色产业链成为专家学者、行业代表热议的话题。

据《体坛周报》报道,伊朗国奥主帅埃斯蒂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球队如果能够表现出对阵韩国时的水平,和中国队的比赛应该会很容易。假如我们能够以至少2球击败中国队,而韩国队又能战胜乌兹别克斯坦,我们就有机会(小组出线)。”

建立小额信贷催收体系

奥地利政府呼吁民众不要轻视疫情现状,应严格遵守限制措施,减少社交活动,为防控疫情作出贡献。

王刚对此表示担忧:“‘反催收’已经严重影响消费金融业务的正常开展,进一步来说,还会对社会信用体系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刚认为,“反催收”已经成为金融行业,特别是消费金融行业一个新的风险点——部分借款人通过多种渠道、高频率投诉金融机构,以达到“逃废债”的目的,这种行为逐渐职业化、中介化、标准化。

上述措施将至少实施至4月12日。(总台记者 薛婧萌)

面对“反催收”乱象愈演愈烈,监管应该如何治理?

当日下午,奥总理库尔茨、教育部长法斯曼、卫生部长安朔贝尔与各联邦州州长及社会组织代表举行会议,决定3月16日起奥地利9年级(即14岁)以上学生停课,3月18日起所有中小学停课,改为远程授课。政府呼吁幼儿园儿童也尽可能留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