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宣告灭绝专家结论科学

“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宣告灭绝

科研人员自2003年以来没有再发现过白鲟;长江水产研究专家表示,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

17日下午,澎湃新闻从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获悉,上述辟谣信息属实。

近日,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即国药中国生物)在官网渠道发布消息称,国药中国生物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等,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 

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近日发布研究,估计2005-2010年“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已灭绝。科研人员2003年以来没有再发现过白鲟。

在已经确认特免血浆疗效的情况下,血浆的来源成为问题——目前来看,血浆来源将依赖于康复患者的捐献。

中国生物也表示,在 SARS 爆发期间,就有将 SARS 患者康复后的血浆输注给重症 SARS 病人实现治愈的案例。

截至目前,由中国生物承担的 “2019-nCoV 感染恢复期患者特异血浆和特异免疫球蛋白制备” 项目,已获得国家科技部组织制定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立项,同时得到了湖北省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专家:呼吁康复者捐献血浆

专家表示,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 

这是自1993年在宜昌江段发现白鲟后又一次发现活体白鲟。遗憾的是,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这条白鲟最终没有救治成功。

根据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周晓华2019年9月刊发的《中国鲟鱼保护与产业发展管理》一文透露,2006年4月和2007年1月,科研部门对屏山至泸州弥陀江段进行声呐探测时,在柏溪至南溪江段先后探测到8个白鲟疑似信号。

值得一提的是,雷锋网注意到,关于康复者血浆捐献的条件和注意事项,目前也有了具体说明:

2003年1月,四川宜宾发现一条误捕的白鲟。水科院长江所白鲟工作组的一篇刊文中,记录了这一场放生追踪与信号丢失的全过程。

论文通讯作者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的。”他表示,消息应该早一点公布,“逝者已逝,已经无能为力。我们要让生者更好地生,或为生者不灭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中国生物研发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冠病毒特免血浆的采集、制备和系列检测过程,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制备工艺成熟,所需时间短。

贝弗林说,在教众的“英勇行为”及时制止袭击者之前,枪手至少开了一枪。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此前也对媒体表示,虽然血清疗法可以较为有效的用来对抗或预防病毒或细菌引起的疾病,但血清成分复杂,对于是否会引起其他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何况其存在的时间比较短,而且需要的血清数量也比较大。

在文章末尾,该组织同时表示:“根据目前初步结果,白鲟的情况不太乐观。”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灭绝”的定义,灭绝是一个数量概念,必须在确定某一物种最后一个个体已经死亡后,才能宣布这个物种的灭绝。但是对于大多数野生动物而言,实际上很难获得关于一个物种最后一个个体是否存活的确切证据。

上述论文经媒体发布后,引起广泛关注,“白鲟灭绝”的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阅读量接近5亿。

据了解,白鲟和生活在密西西比河的匙吻鲟,是仅存的两种匙吻鲟科鱼类,它们的祖先早在上亿年前(白垩纪)就已经出现在地球上。

35年来全江段未发现白鲟幼鱼补充群;1996年被列入极度濒危物种目录

新京报讯 近日,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在线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pre-proof)透露,长江白鲟灭绝,这意味着中国长江又一特有物种消失。不过昨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官方微博表示,最终结果尚未发布,预计将在今年6月发布评估结果。根据目前初步结果,白鲟的情况不太乐观。

2 月 13 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合抗体,能够对抗病毒,也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金银潭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你宝贵的血浆,共同救治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四川渔民有句话叫“千斤腊子万斤象”——“腊子”指中华鲟,“象”,指的就是白鲟。

感谢所有愿意捐献血浆的康复者!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平安!

那么,为什么 “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呢? 

实际上,使用康复期患者的血浆输注进行临床治疗的思路和方法,在抗击 SARS 疫情时期就有了。

伦敦警察局督察盖乌·黑尔斯说,这起事件“令人担忧”,调查正在进行中。伦敦市长萨迪克汗称这些事件让他“憎恶”,并表示,当地人“会看到该地区的巡逻警察增加了”。

但白鲟的实体,再无现身。

人们常把中华鲟比作“活化石”“长江鱼王”,其实从化石记录上看白鲟比中华鲟还要古老。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社交平台上注意到,已经有不少康复者表示愿意捐献病毒。据澎湃新闻报道,2 月 14 日,上海有 28 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这是上海一次性出院人数最多的一批;其中有 6 人表示愿捐血浆。

对此,危起伟告诉记者,“(白鲟灭绝)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的。”

白鲟工作组分析信号丢失的原因可能有三点:人类对白鲟的分布、行为还知道得较少;河床复杂,形成许多信号“死角”;声呐发生器直接固定在白鲟的身体上,可能发生器脱落后沉积于岩缝或被泥沙淹没。

2003年1月27日下午3时,救治组成功抢救白鲟后,将该白鲟进行声呐标志放流,并由长江水产研究所进行追踪研究。

那么,这种特免血浆,治疗效果如何呢?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采用血浆治疗的方案,仅能用于危重患者。

比如说,在抗击 SARS 期间,钟南山院士就曾提出过用康复者血清(血清,指血液凝固后在血浆中除去纤维蛋白原及某些凝血因子后分离出的淡黄色透明液体,或指纤维蛋白原已被除去的血浆)治疗来 SARS 患者的建议;而天坛生物也曾研制 SARS 抗病毒血清。

此外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2月29日报道,纽约发生持刀伤人事件后,伦敦一些店铺的门面出现了反犹太主义涂鸦,因此警方加强了对一个犹太会堂的巡逻。

文中称,2003年l月29日21时58分,白鲟继续向下游移动到达九龙滩江段时,因滩险水急,航道复杂,追踪快艇发生触礁事故,快艇螺旋桨和跟踪设备均被损坏,无法继续追踪。

另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12月29日报道,根据一家犹太教组织的消息,12月28日晚间在美国纽约州蒙西一所犹太教堂附近,一名持刀男子闯入一名犹太教拉比家中行凶导致至少5人受伤。纽约州州长称此为恐怖分子行径。

论文通讯作者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在论文中称,估计2005-2010年“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已灭绝。“应该早一点公布这个消息。”危起伟告诉新京报记者。

当时的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于1983年和1987年两次发布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将白鲟列为一类重点保护的珍贵稀有动物,1988年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996年被列为IUCN红色目录下的极度濒危物种,并被列入IUCN(1996)CR CITES(1997) 附录Ⅱ(即CITES附录)加以保护。

报道称,当局没有公布有关受害者、枪手以及导致此次袭击的原因的细节。

利用血浆治疗的原理是什么?

目前,长江生态系统中现存的旗舰物种还有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但它们的保护形势也十分严峻,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珍稀物种濒临灭绝。“逝者已逝,已经无能为力。我们要让生者更好地生,或为生者不灭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才是道理。”危起伟说。

5名伤者已经被转往医院救治,其中2人为重伤。当地警方称:“犯罪嫌疑人已经被羁押。”

袭击发生在晚上10点左右。当时,犹太教拉比家中正在庆祝光明节,室内有10多人参与庆祝。蒙西市位于纽约市北部50多公里处,是重要的犹太人聚居地。

当然,按照中国生物的说法,其在康复者血浆采集工作之后,在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过程中,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其安全性是可以保障的;不仅如此,目前这种治疗手段仅应用于人数更少的重型、危重型患者,对血清数量的需求相对较低。

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 12 至 24 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可见,在治疗感染新型肺炎的危重患者方面,这种特免血浆的效果显著。

据国药中国生物方面介绍,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对媒体表示:“我们有很多由仇恨驱动的犯罪,但是我认为已经超出了这个范畴。我认为这是恐怖主义行径。他们希望散播恐惧。”科莫在推特上表示:“纽约州对反犹主义零容忍,凶手将会面对法律的严厉制裁。”

据美联社12月29日报道,警方称,教众向一名在得克萨斯州沃思堡附近一所教堂里打死了两人的男性枪手进行还击并将其击毙。

在教堂礼拜仪式的直播画面中,可以看到枪手从长凳上站起身来,与教堂后面的某个人进行了交谈,然后便拔出枪开始射击。之后可以听到教区居民们发出尖叫,并看到他们纷纷躲到凳子下面或四散奔逃。

不过,即使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的,但是这种方法依然有着一定程度的局限性。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白鲟又称作中华匙吻鲟,另名为中国剑鱼,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类。长为2-3米,体重200-300千克,最大的体长可达7.5米。因为其吻部长状如象鼻,又俗称为象鱼。

教堂的一位长者告诉《纽约时报》记者,死者中有一人是保安,他迎着枪手走去。这位老人说:“他试图做他需要做的事情,来保护我们其他人。”枪手的射击似乎是随机的。

但与中华鲟、白鳍豚、江豚等在生态链顶端的物种不同,白鲟的知名度比较低,直到这次的“灭绝”消息才把这一“沉默”的物种推到公众视线。

最后一次和白鲟联系的情况如何?

当地政府已经就此展开调查,但还未披露更多细节。

其实早在1999年初步统计,白鲟资源量已不足400条,而且从1985年以后,全江段未发现过长江白鲟幼鱼的补充群。

报道称,近日接连发生了多起针对犹太人的袭击,包括本月早些时候新泽西州一家犹太人杂货店遭洗劫。在犹太人迎来光明节之际,伦敦多处建筑被人喷绘了犹太教标志大卫之星以及“9·11”字样。这种涂鸦表达了一种反犹太主义阴谋论。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作出了回应,该组织在官方微博表示,目前正在开展的亚欧鲟鱼类全面评估最终结果尚未发布,预计将在今年6月世界自然保护大会期间更新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并正式发布评估结果及相应的级别调整。

中国古代白鲟被称之为鲔。春季溯江产卵。主产于中国长江自宜宾至长江口的干支流中,钱塘江和黄河下游也有发现。是中国特产稀有珍贵动物,属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现资源量逐年明显下降,面临濒危,有“水中大熊猫”之称。

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的地区主管乔夫·威廉姆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不幸的是,这个国家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以至于我们现在已经对此习惯了。这是悲哀的,是一种可怕的状况,尤其是在节日期间。我想指出的是,我们有若干英勇的教区居民,他们及时阻止了悲剧的蔓延,从而挽救了无数生命,我们衷心地对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表示敬意。”

据他解释,没有自然繁殖,又过了该物种自然寿命期限,其间没有发现任何个体,即可认定物种灭绝。白鲟寿命一般在30年左右,中国最后发现白鲟自然繁殖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2003年至今没有发现白鲟,也没有人工养殖个体存留,可以推断其已灭绝。

2002年12月11日下午2时左右,在长江下关潜洲以北水域捕鱼的渔民捕到一条白鲟。消息传开后,危起伟和另一名专家从武汉赶到南京,就地展开保护和抢救工作。这是一条长3.3米、重130公斤左右的雌性白鲟,年龄15-20岁,正值中年。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表示,金银潭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输注,目前也显示出一些初步效果,因为康复期患者体内有大量综合抗体来对抗病毒。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表示,“对最近的反犹行为予以强烈谴责”。

网上流传的消息称,浙江大学15日晚间发现一具疑遭分尸的尸体,死者死因系情杀。17日上午,死者家属曾在学校某楼下哭嚎。

针对网传“浙江大学发现一具疑遭分尸的尸体,死者死因系情杀”一事,浙江大学安全保卫处12月17日于浙江大学CC98论坛发布信息称,经核查,相关说法系谣言。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近几十年白鲟生存状况是什么?

腾盛博药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洪志博士此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利用痊愈患者的血清来治疗其他感染患者是过去对抗多种感染性疾病的常见手段,但这类方法也存在一些危险,比如不同痊愈患者血清抗体量不一致,经过灭活的血清中仍含有其它一些潜在危险病源。

“白鲟作为长江一个巨型物种,就像山里的老虎。白鲟是吃活鱼的,以鱼为生,长江无鱼,那白鲟就很难存活。”危起伟说。

白鲟身体呈梭形,前部稍平扁,中段粗,后部略侧扁。虽称作白鲟,只有腹部是白色,它的头、体背部和尾鳍均呈青灰色。它长了一个又长又尖的吻,于是也被古人称作“象鼻鱼”;嘴在头的腹面,口中只有一排细小的牙齿。发达的尾鳍上叶大于下叶,被称作歪形尾。

据了解,最早从 1 月 20 日开始,中国生物经过一系列准备和协调,组建了专门团队,调集了相关装备设备及原材料,在武汉地区实施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并在 2 月 8 日正式开展治疗。而在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之前,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血液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进行了紧密合作。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开展全面评估

体长梭形,上下颌均具尖细的齿,吻长剑状,其长为眼后头长的1.5-1.8倍,吻部由前到后逐渐变宽,前端钝尖,狭而平扁,基部肥厚。体无骨板状大硬鳞;仅在尾鳍上缘有一列棘状鳞,背部浅紫灰色、腹部及各鳍略呈白粉色。

这篇名为《世界最大的淡水鱼类之一灭绝:保护濒危动物的经验教训》的论文预校样(pre-proof)于2019年12月23日在线发布。

2003年至今没有发现白鲟

2003年专家抢救一条白鲟并追踪,船只跟踪时触礁,至此再无白鲟踪迹

此前,12月28日夜间有五个人在纽约北部一位犹太教拉比的家中被刺伤。

据了解,2 月 8 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为指南,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 3 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已经超过了 10 人。 

伦敦警察局确认,一夜之间,汉普斯特德和贝尔塞斯公园区多处(包括南汉普斯特德犹太会堂)出现了用红色和紫色颜料喷绘的大卫之星图案和“9·11”字样,警方将在汉普斯特德附近加强警力。

雷锋网注意到,在 2020 年 2 月 8 日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针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在 “其他治疗措施” 板块提到: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与此同时,中国生物也在其官方渠道发出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倡议书》,并表示,采用恢复期病人血浆疗法,通过临床输注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或将其制备成特异性免疫球蛋白,疗效较好且安全。

对此,浙江大学安全保卫处于浙江大学CC98论坛发布辟谣信息称,近日,“有犯罪嫌疑人在紫金港小区分尸抛尸”的说法在网络上出现并传播,经核查,相关说法系谣言,请大家勿传播。

新冠肺炎康复者年龄在 18-60 周岁,确诊感染过新型冠状病毒,出院后目前身体状况较好,没有其他不适,并愿意捐献出自己的血浆帮助他人; 康复者捐献血浆前感觉身体状况良好,没有身体不适。前一天尽量清淡饮食,不吃高脂肪、高蛋白、高淀粉(肉类、蛋类、豆类、辛辣等)食物,晚上注意早些休息,早上起床后可吃一些粥类、清淡面条、包子、馒头等。不能空腹献血浆,女性月经期内不能献血浆;  捐献血浆后注意按压穿刺点 20-30 分钟,不能揉按穿刺点,止血后方可去掉创可贴,注意针眼处清洁卫生,不可用水擦洗。献浆当日适当休息,不做剧烈运动,献浆手臂不持重物。饮食方面和日常生活用餐一样,不能暴饮暴食,不能饮酒。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间隔 14 天后可再次捐献血浆。 

也就是说,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康复者血液中已经产生的特异性抗体来战胜患者体内的病毒——当然,这个过程是需要输血的。

怀特塞特门市警察局局长J·P·贝弗林在12月29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在发生于西高速公路基督教堂的攻击中,另有一名教区居民受伤并存在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