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纪实致敬!逆行的“白衣战士”!

致敬!逆行的“白衣战士”!——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纪实之二

岁末年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突袭武汉。

从四面八方赶来紧急驰援的医护人员,来不及休整,就立刻冲入一线。

但事实上,无论是哪一种降噪耳机,用户的佩戴时间过长都会影响使用体验,尤其是在需要降噪的环境中睡觉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研究团队需要搭建一个同时处理高频噪音和低频噪音的主动降噪系统。

1月29日,浙江省桐乡市中医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施娟美随浙江医疗队驰援武汉,按照领队宋栩彬的叮嘱,为了不污染防护服,节省时间,护士们一下车,就立刻剪掉长发。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1月30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徐璟,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通过远程连线“火线入党”。她大年三十接到出发指令,匆匆扒拉了几口饭,就背上了行囊。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卢毅荣有个“贴心小棉袄”,他来武汉支援后,妻子给他发信息:“女儿每晚都哭着要爸爸,不肯睡觉。”一天晚上他终于抽空和女儿视频时,女儿一直哭着说:“爸爸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啊?”卢毅荣告诉女儿:“爸爸和很多叔叔阿姨在打怪兽,打完怪兽很快就回来了!”女儿这才放心地去睡觉。他在日记中写道:“是啊,这里有无数的爸爸妈妈在打怪兽,而且,很快就胜利了,真的,很快!”

致敬!逆行的“白衣战士”!

疫情就是命令,他们勇敢逆行

这些“白衣战士”,也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时值春节,谁不盼望与家人团圆,共进一顿年夜饭?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高铁上疲惫的面庞让人动容,一个个“不计报酬、不论生死”主动请缨的医护人员红遍网络,一批批不避险、不畏难的援鄂医疗队让大家感佩……他们在危险的地方坚守,他们向着战场“逆行”!

在南京创新名城建设和高质量发展中,一大批高校积极参与、深度融入,包括组建新型研发机构等一批校地融合项目在南京落地开花。“这是一个开放的实验室,来自海内外的人才集聚在一起,探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紫金山实验室主任刘韵洁指出,南京高校众多,创新资源、创新人才集聚,有力助推了紫金山实验室的建设与发展。(完)

这些「虚拟耳机」一直模拟器设备上演示,以记录测量结果。不过,目前也已经有人类受试者进行了初步测试。肖童说道:

东南大学与紫金山实验室联合团队,依托前期5G无线传输技术及AI技术等方面的长期积累,开创性地研制出“5G/B5G基带电路自动生成软件系统”,为5G垂直行业应用定制化发展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自主可控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工具。

1月29日零点到4点,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护士刘亮协同医生医治4名危重患者。前线医务工作者穿着足足5层厚的衣服,来完成抽血、血气分析、打针等各项护理措施。休息一段时间后,她紧接着上当天16点到20点的排班,“在厚厚的防护服下,一切细小的动作都变得如此困难,4个小时没有停歇,汗水早已经湿透衣服。”

武汉市七医院发热门诊负责人说,自1月22日开诊以来,医院开辟了6个诊室24小时接诊,安排9名医生同时为门诊患者服务,每天平均接诊患者在千人左右。

1月31日晚,一张两鬓斑白的医生坐在楼道吃饭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令不少网友心疼不已。这位医生名叫朱少华,是江夏区中医医院内科主任。疫情发生后,每天“白+黑”连轴转,经常忙到深夜才回宿舍休息,没有回家吃过一顿饭。31日,家人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烧了一桌饭菜,煲了汤,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回家吃顿饭。为了安抚家人,朱少华答应了。为避免交叉感染,朱少华到家后,坚持不肯进门,他让家人拿来一高一矮两把凳子,就坐在楼道里吃起饭来。吃完饭,朱少华没有停留片刻,马上离开了家。

广东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ICU的主管护士陈林叶,除夕刚回到广东揭阳老家,接到援鄂通知后,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就踏上了去武汉的列车,“我妈妈哭着不让我去,把我的行李箱都藏了起来。”

尽管主动降噪技术的发展已经有了近一百年的时间积累,但不同于主动降噪耳机,主动降噪头枕的噪声消除系统多年来几乎没有进展。

主动降噪耳机,即在耳机中设置了专门的降噪电路。一般通过音频接收器(如微型麦克风)和抗噪声输出芯片,通过接收、分析外界噪声的频率并产生与其相反的频率,相互减弱或抵消,从而达到屏蔽噪声的目的。                  

43岁的李连香是陕西省人民医院感染控制科副主任,就在几天前,她的父亲刚刚过世,忍着悲痛,她主动报名加入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李连香说,对于自己的选择,家人虽然担心,却也支持,只是要瞒着年迈的母亲。

随着各地“援军”陆续到来,武汉部分医护人员得以暂下火线轮休。

发热门诊、定点医院、专科医院,观察区、隔离区、“红区”,这些名词,让普通人望而生畏。但是,武汉市6万名医务人员在繁重工作中坚守岗位,1.5万余名“白衣战士”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危险无处不在。“一个斗士倒下了,我们还有无数的斗士冲锋在前,一如既往地坚守阵地,去迎接未知的挑战!”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赶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支援的护士黄艳清,看到一名武汉医生被感染后依然坚强的眼神,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句话。

据肖童透露,测试成功了,系统能够有效消除 6kHz 的噪声,衰减效果到 10-20 分贝。

“不计报酬、不畏生死、随叫随到!”“万众一心,遏制疫情,我们可以!”“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坚决请战上一线!”疫情面前,武汉和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们,在“请战书”上写下一条条滚烫的话语。

病毒无情,他们不是不知道危险,但在使命的召唤下,他们义无反顾冲上战场!

与时间赛跑,与死神赛跑,广大医务工作者以近乎不眠不休的工作热情抗击疫情,救治病患。连日来,武汉越来越多的确诊患者治愈出院。

在武汉,在全国,许许多多“白衣战士”舍小家为大家,直面疫情,英勇奋战。他们决心已定:不获全胜,誓不收兵!

这样的配置简单又有效,目前最大的限制就是成本高昂。因为系统所需的 LDV 是一种精密的科学仪器,价格并不便宜。

来自四面八方的援鄂医疗队,放弃本可以与亲人团圆的春节,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东南大学教授、紫金山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副主任尤肖虎介绍,目前,各种垂直行业应用场景丰富、应用需求千差万别,5G行业应用推广正面临成本高、功耗大、难以深度贴合客户需求、技术复杂的困境。用一张统一网络服务整个消费行业的发展模式已不再适用,系统定制化是破解上述困境的主要途径。

1月22日9时许,已经踏上返乡旅程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病理科医生吴小艳,收到医院发出的医疗支援号召后,立刻返回武汉,两个多小时后就出现在岗位上。“大家都在战斗,只有回到战场,我才安心。”吴小艳说。

刚刚结束援藏,调至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任副院长的朱琥,1月22日被紧急调回工作多年的武汉金银潭医院,与同事们并肩作战。接到工作命令的那天,正是女儿从北京回武汉过春节的第二天。朱琥刚和女儿见了一面,就一头扎进了金银潭医院。因为怕感染家人,他一直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至今仍没时间见女儿。

“我的‘战友’都在这里,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要冲在最前面!”严丽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急诊内科副主任医师,原本已向医院申请休假,1月22日,当全家准备外出旅行时,她却从机场回到了医院。

东方国际教育交流中心

研究人员在三种有典型的噪声环境中测试了这个系统——乘坐飞机时、飞机从头顶飞过时,人们说话时。肖童表示,他们的系统性能接近一副主动降噪耳机,具有宽频率响应,但不需要笨重的耳机或其他设备。他说道:

(本报记者李泓冰、何勇、鲜敢、姚雪青、方敏、宋豪新、孙超参与采写)

主动降噪技术的起源可追溯到 20 世纪 30 年代。当时,美国授予了第一项相关的专利,该专利可以通过反转声音的极性并播放这些声音来消除不需要的噪音。1989 年,主动降噪耳机的第一个工作原型由航空工业发布。1991 年,主动降噪技术被用于封闭空间内的噪音控制,被搭载上了日产蓝鸟的硬顶车型。

祝最美“白衣战士”们平安凯旋!

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每天都在这里发生。

与死神赛跑,他们不眠不休坚守一线

“整个设计流程基本无需人工干预,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该成果在5G、B5G乃至未来6G基带电路的定制化设计方面具有重要的应用前景,对快速推动5G、B5G的垂直行业应用具有重要意义。”尤肖虎说。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1月28日,听说女儿奋战一个多月后“安全回来了”,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感染科护士柴应兰的父亲给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她们的工作任务重,病房收治危重病人多,她们每天工作时间长!她们的工作环境艰苦危险,……随时都有被感染的风险!……每天如此高强度、高压力的连轴工作!这是她们的常态。但是,她们没有胆怯、退缩,她们没有叫苦、叫累,她们时刻都陪伴在患者身边……哪有什么白衣天使,她们只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

1月8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神经内科护士王源媛,主动请缨成为医院第一批进入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我们的动作再麻利一点,就能再多诊治一个病人。”防护服穿脱一次需要近半小时,为了将时间全部用在病人身上,她8个小时不吃不喝,护目镜泛满水珠,手汗湿到皮肤发皱。

因此,他们基于激光多普勒振动仪(LDV)设计了一个远程声学传感系统,该系统可以测量大范围内的非接触式振动。在测试中,他们在耳朵里放置了一层珠宝大小的反射膜,作为 LDV 的拾音器。

“下一站,回武汉!”

“2008年汶川地震,全国这样援助四川,现在轮到我们了。”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四川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临时党委组织委员、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张传涛说。他带着团队,在支援病区迅速搭建起了中西医结合病房。

该软件系统可根据5G客户在技术指标、成本和功耗等方面的关键需求,自动生成客户所需的5G基带电路,从而使客户能够快速、敏捷地完成5G基站或终端基带处理芯片的定制化研发。

为了守护患者生命,他们与家人主动隔离

“亲人们勿念”“不畏惧不退缩”“我是医生”“我们坚守”……除夕夜,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身穿防护服、戴着护目镜,手举这样的纸条,给亲人拜年。

“实现5G系统定制化的最大难点是移动通信网络的无线接入部分,主要包括5G基站和终端。而基带电路及相关芯片是基站及终端的核心,也是5G系统中技术最密集的部分。”尤肖虎表示,传统的基带电路研发非常复杂、分工精细,需要投入大量具有丰富设计经验的工程师,技术门槛高、研发投入大、周期长,难以实现“随手可及”的客户定制化需求。

左:两个辅助扬声器放置在头部和躯干模拟器(帽子)后面,用于声音控制。如图所示,多个主扩音器被任意放置,以模拟来自不同方向的噪音。激光多普勒测振仪(LDV)发出的探测激光束对准耳膜。

当然,该系统还有其他方面有待解决,比如反射膜放置在人耳中哪个位置更合适;更高水平的主动降噪效果如何实现等。

参与研究的肖童(音)透露了一些原因。

现有的主动降噪头枕所使用的麦克风被放置在用户头部周围的位置,以采样用户能够听到的声音。这些设备最适合处理高达 1 kHz 的低频噪声。然而,耳机的耳罩和隔音材料所带来的被动降噪效果,可以有效减少高频噪音,包括4-6 kHz 的人类的声音。这正是主动降噪头枕所缺乏的。

医院就是战场,医护人员就是战士!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6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从北京来了!从上海来了!从广东来了!从四川来了!从江苏来了!……他们主动请缨、勇敢“逆行”,与武汉人民并肩作战!

我们称之为「主动降噪虚拟耳机」。

“我们时刻准备着,随时奔赴一线!”除夕夜,接到自愿报名支援湖北的通知,上海市奉贤区古华医院医生蔡海英立即报了名,一个小时后便带着4名感染性疾病科室的医生和护士出发了。

长期以来,悉尼科技大学音频、声学和振动中心的研究人员一直都在研究新型虚拟噪声消除系统,该系统可以将主动降噪的部件从个人音频设备转移到椅子的头枕上。

到达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才几天,江苏援鄂医疗队队长、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ICU副主任孙立群已经嗓音沙哑。连日来,她每天上午和本地医生们一起查房,指导制定治疗方案,下午2点才顾得上吃午饭,饭冷了便用开水泡一泡,对付一下。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抗击疫情,保卫这座城市,就是保护自己的家人。”采访中,很多医护人员都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