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十二月最热新品榜公开两款国产游戏上榜

Steam公开了12月最热新品和最热免费新品的榜单,其中有近半的游戏作品来自从未在Steam上出现过的开发团队。

12月最热新品中出现了两款国产游戏的身影,分别是《故土》和《无尽世界(Endless World Idle RPG)》。

退出国家队并不意味着退役,林丹的最后一站比赛很可能放在明年的全运会,不过如今还有10个月,因此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一些往日想做却无暇去做的事情。他每天早上和下午接送儿子小羽,周末也尽量不接工作,在家陪伴孩子。对于孩子有没有继承自己羽毛球天赋的问题,林丹只是笑着说:“小男生嘛,目前来看比较好动。”

2005年,宣杭铁路复线改造完成,老宣杭铁路上的仓前站等小站的流量便渐渐减少。后随着仓前站旁的物流基地建成,仓前站只定期开行货运列车,主要运输零散货物,“工作量少了不少,站里也安静了不少。”朱徐良说。

“过去最忙的时候,平均十多分钟就会来一趟列车。”朱徐良说,道口指挥工作看似轻松,实则精神要高度集中,避免人车闯入影响列车通行,发生安全事故。

下一步,林丹希望自己的羽毛球俱乐部能在全国各地落地并进入校园。“我从很小开始接触羽毛球、接触体育,我希望更多孩子能更早接触体育训练,感受运动员的体育精神。因为竞技体育是最直接的教育,每天运动员都会遇到很多困难、很多麻烦,怎么去努力、怎么鼓励自己做得更好,对很多青少年朋友来说非常重要。希望未来有更多孩子拿起球拍,因为现在很多孩子学业重,出现了肥胖的问题,我始终觉得,在读书之外,身体还是第一位的”。

仓前站内列车通过。张煜欢 摄

自从7月4日通过微博宣布离开国家队后,林丹这段时间除了参与一些综艺节目录制外,并不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最近现身南沙,他依然一身运动装,黝黑的皮肤,标准的身形,“这段时间还是有进行体能训练,平时会去健身房、跑步、踢足球,摸球拍相对少一点,因为这段时间刚刚开始学习高尔夫,希望练好一点后将来能参加业余比赛”。

彼时仓前站不仅货物交接繁忙,来此地乘火车的百姓也不在少数。“那时候还没有到市中心的公交车,在运河坐轮船去城里要两个小时。像附近的菜农进城卖菜、采购商品,有时会来这里坐火车到杭州城站火车站,只要半小时就到了。”周渭良说。

仓前站的铁路道口。张煜欢 摄

如今已是仓前站副站长的周渭良回忆,20年前大抵是仓前站的“高光时期”,站内有道口员、值班员、调车员、客运员、货运员等近30名工作人员。长约500米的货物装载线上,曾见证着杭州老余杭一带生产的瓷砖,富阳、临安生产的矿石等货物发往国内各地。

他脚边总跟着一只叫做“娜娜”的狗。车站里退休老员工留下的“娜娜”,已伴随仓前站十余年的岁月。天色将暗,“年岁已高”的它仍静静蹲在站台旁,面朝铁路的远处——似乎期待着,望不见尽头的铁路上,何时再开来下一班列车。(完)

记者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工务段获悉,根据铁路部门计划,从12月10日18时起,老宣杭铁路行宫塘至仓前段正式停用。本月底,仓前至德清西段也将告别历史舞台,老宣杭铁路全线停用。

此次比赛是唯一以林丹名字命名的,在选择赛事地点的时候,林丹首先考虑广州,“羽毛球在全国其实都很普及,但说到专业的羽毛球办赛水平,广东绝对没得说,而且广州其实也算我半个家乡、半个福地,我的很多重要比赛都是在广州夺冠的。”

仓前站隶属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乔司站,在杭州市余杭区境内,是老宣杭铁路上的一个中间站。1972年1月起其正式建成启用,至今已走过近五十载光阴。

林丹说,并无意往娱乐圈方向发展,还是以一个体育人的心态在生活和工作,他也特别满意自己目前的状态,“特别自由,过去每天面临比赛、竞争、成功与失败,确实有很多困难,如今心态变得很轻松”。

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国家队很多赛事被取消,明年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进行也是未知之数,林丹也一直在关注国家队队友的动态。“我知道很多运动员为了一届奥运会,往往要花很多的备战时间和精力,希望明年大家都能够顺顺利利”。

个人IP赛事 首选福地广州

“叮叮叮,列车来了,列车来了……”随着广播喇叭声起,仓前站旁的铁路道口栏杆缓缓放下,提醒着往来行人车辆在栏杆外暂作等候。

未来的杭州西站铁路枢纽将是一座铁路、公路、地铁等多种交通方式无缝对接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也是除萧山国际机场、杭州东站之外的杭州第三大综合交通门户枢纽,辐射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根据规划,仓前站可能成为杭州西站站前广场的一部分。

仓前站内的小狗“娜娜”。张煜欢 摄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火车,是那个年代最为热门的交通工具,能在火车站工作,也是那个年代颇为“拉风”的工作。

物转星移,眼下随着杭州西站综合交通枢纽工程推进,其附近的仓前站和老宣杭铁路“功成身退”,将彻底告别那段“光辉岁月”。

在小小的道口房里,朱徐良负责着道口指挥工作。一张工作台、一个储物柜、几台控制器,朱徐良和道口管理员轮流在数百米外守候着仓前站。

除了陪伴家人,这段时间林丹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打造个人IP赛事上,此次林丹精英赛更是筹划已久,成立了丹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太太谢杏芳作为公司的执行董事,更多处理行政上的事务。“我只是尽可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其他的挑战交给芳芳。”林丹更多把自己当成推广人,“我身上羽毛球的标签特别重,我也很珍惜这样的角色,虽然不在国家队效力了,但希望作为羽毛球人,能够从另一个层面更好地推动羽毛球的发展”。

从空中俯瞰,一边是火热朝天的大型铁路枢纽杭州西站工地,塔吊车往来繁忙,数千根基桩气势磅礴;另一边的仓前站略显几分清冷,青色老建筑静立一隅,仿佛在为即将全线停运的老宣杭铁路站好最后一班岗。

仓前站的道口房内。张煜欢 摄

站在仓前站旁的乡道上,能清晰望见不远处的杭州未来科技城。一墙之隔是未来的重要铁路枢纽,一路之隔便是现代化的高楼群。“时间过得太快了,时代也变化得太快了”——周渭良如是感慨。

周渭良说,货运停运之后,老宣杭铁路或将承担部分运送杭州西站建设所需重型机械设备的运输任务,为新枢纽的建设“发挥余热”。

“最多时候,一个月仓前站往来有500多节车皮,几乎已经是单线铁路运能饱和状态,在浙北地区的繁忙程度也是数一数二的。”周渭良说,那时候,忙碌间隙时上个厕所都“成为一种奢侈”。